一名新时代军人的家风传承

日期:2019/08/06  来源:监督检查司   字号:[ ]


尼都塔生带领宣讲小分队官兵走进草原牧村,宣讲党的富民兴藏好政策,受到藏族群众的?#38431;?/font>李智摄

尼都塔生备鞍上马,参加骑术专业训练。李智摄

在海拔4200米的青海玉树巴塘草原上,一匹军马奔驰而过,一声马嘶响彻晴空。

马?#25104;?#30340;骑手,是西?#31354;?#21306;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副连长尼都塔生。魁梧的身材、黝黑的脸庞、还?#24515;?#21452;浓眉大眼,让这个25岁的康巴汉子更显雄姿英发。

作为玉树藏族自治州“康巴世族”后代中第一个穿上解放军军装、跨上战马的骑兵,尼都塔生时刻牢记“必须跟党走”的祖训,他坚定从军报国之志,始终牢记初心、?#24515;?#20826;恩,传承维护民族团结的家风,书写了一名新时代革命军人的使命与担当。

一颗红?#27169;?#34880;脉传承

从曾祖父土登宫保积极支持玉树和平解放、留下“必须跟党走”的遗训时起,尼都塔生一家四代都矢志不渝听党话、跟党走,在藏区树立了一面“少数民族跟党走”的红色大旗。

尼都塔生出生在当地颇负盛名的东坝家族。解放前,这个家族曾是清朝政府册封世袭、管辖超过百户牧民及僧侣的藏区?#38797;?#25143;”。?#27426;?#22312;面临数次历?#20998;?#22823;抉择时,东坝家族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跟着共产党走,在藏区树立了一面“少数民族跟党走”的红色大旗。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进军西宁,当时的玉树地处偏远、信息不通,一时间谣?#36816;?#36215;、人心惶惶,不少?#38797;?#25143;”携家眷及管辖地的百姓出逃国外。土登宫保在反复甄别了传闻后,率先向囊谦“千户”建议,并在“千户”的带领下,携千匹骏马、百张兽皮同家人踏上前往西宁的路。这一路山高路远,走了两个半月,半道上,西宁解放的好消息就传来了。当时,第一军在听闻了东坝家族的事后,专门派了一辆卡?#21040;?#20182;们接到西宁,正式接收了他们的物资并表示?#34892;唬?#36824;回赠了礼物。

此后,土登宫保为玉树的和平解放倾尽全力,并在当地政府任职。弥留之际,他留下遗训——凡东坝族人必须跟党走,绝不可三心二意。

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扎,在藏区草原上开创了?#38797;?#25143;”后人入党的?#32676;印?958年,玉树发生叛乱,年仅20岁的彭措旺扎坚决支持解放军平叛,毫不犹豫地捐出全部家产,并在西北野战军骑兵团担任翻译官。在跟随部队平叛的日子里,他对共产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决心向党组织靠拢。经过党组织一年多的考察并经中共中央西?#26412;?#25209;准,彭措旺扎在1960年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在当时的藏区产生?#21496;?#22823;影响。

尼都塔生虽然从未见过曾祖父和祖父,但家族的耳濡目染与邻里街坊的口口相传,使他从小就以祖辈为榜样:“从小我就听家人讲,共产党真心为民,跟着共产党走才是正道。”谈及祖辈们的事迹,他的?#25104;?#20805;满自豪。

尼都塔生牢记“必须跟党走”的祖训,?#26377;?#30528;家族的传奇。

2008年5月,原昆明陆军学院民族中学在玉树招收一批藏族学生,15岁的尼都塔生经过层层选拔,被顺利录取。3年后,他毕业并考入原昆明陆军学院步兵?#23500;?#19987;业。

祖辈的荣光既是动力,更是压力。考入军校后,尼都塔生就向组织递交了入?#25104;?#35831;书,被批准入党后,全家人欢欣鼓舞。尼都塔生清楚地记得,父亲在电话里反复叮嘱:“要坚定跟党走,做优秀的党员。”

一片赤诚,爱党为民

尼都塔生一家四代把对党的感恩化成维护民族大团结的动力,主动为藏区群众做好事、办实事,以实际行动传播党的声音、维护民族团结。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7.1级强?#19994;?#38663;。尼都塔生的父亲东坝阿宝时任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兼工会主席,作为玉树州抗震救灾?#23500;?#37096;的成?#20445;?#20182;负责来自全国的抢?#31449;?#25588;部队、各地的志愿者队伍的协调与调?#21462;!?#22312;这种大灾难面前,更能体现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东坝阿宝说。

地震发生后,一连好几天,尼都塔生的母亲卓玛才吉戴着口罩,?#21051;?#20570;一大锅饭分给受灾群众,忙得晚上睡觉也忘了摘下口罩,最后口罩黏在她的?#25104;希?#24525;痛摘下,鲜血便渗了出来,但她?#25285;?/font>“这点痛和玉树各族群众承受的痛相比,不算什么。”

父母的一言一行,尼都塔生耳闻目?#23613;?#20182;深知正是有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鼎力援助,才使玉树挺过了那场灾?#36873;?#20182;真切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感受到民族团结的力量。

2015年,尼都塔生军校毕业后,主动申请回到玉树高原,成为玉树骑兵连的一员。

训?#20998;?#20313;,尼都塔生身体力行,维护民族团结和军民团结。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他组织连队藏族官兵成立了一支“马?#25104;?#30340;宣讲队?#20445;?#36275;迹遍布连队所驻的巴塘草原。

连队驻地巴塘乡的牧民时常因草场、围栏?#20219;?#39064;发生纠纷,尼都塔生总是第一时间?#31995;?#29616;场进行调解。2016年4月的一天,牧民伊西才仁将牛羊放?#38454;?#35757;点周围,与铁力角村的牧民土多才仁产生草场纠纷,尼都塔生闻讯后立刻?#31995;?#29616;场调解,他劝说两户牧民:都是康巴汉子,都是草原养育?#27169;?#24212;当相互支持、相互帮助,不应该为了一点小小的利益就动手。他牵住两个牧民的手,让他们握手言和。

“副连长的电话是‘草原上的?#35748;摺?#32769;乡们遇到困?#35757;?#19968;个想到的就是他。”战士马海波记得,一次牧民武玉兰家的牦牛被车撞了,她打电话给尼都塔生请求帮助。接到电话后,尼都塔生冒着风雪、打着手电,带着军马卫生员李广?#26639;細拔?#29577;兰家中成功救治?#23681;?#29275;。

“只要老乡?#34892;?#35201;,咱们就要主动去帮。”尼都塔生是这样说?#27169;?#20063;是这样做的。他经常探望驻地周边的孤寡老人,83岁的东周卓玛老人就是其中一位。老人的女儿女婿因车祸相继离世,留下四个孙辈,老人自理尚且不易,更别提照顾孙子了。尼都塔生有?#31449;?#20250;去看望老人,每次?#23478;?#24110;老人洗脸,打扫卫生,为她做一顿?#30830;共恕?/span>

一腔热血,团结花开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尼都塔生一家四代,从我做起、从平凡小事做起,共同浇灌民族团结之花。

尼都塔生所在的玉树骑兵连曾被上级授予“高原民族团结模范连?#32972;?#21495;,是个具有光荣传统的荣誉连队。如今,在尼都塔生的带领下,战士们常年深入牧区为百姓提供帮助。驻地牧民?#25285;骸?#35299;放军就是我们的亲人”。

民族团结说到底是人与人的团结。船的力量在帆上,人的力量在心上。民族团结重在交?#27169;?#35201;将心比心、以心换心。这几年,尼都塔生和他的战友?#21069;?#34255;区老百姓记在心中,藏区人民也把他们挂在心上。

军马勤务班除了担任日常工作外,还需要外出牧马。2017年3月某日,突如其来的雷声惊到了马群,军马在草原上四处奔跑,?#30473;?#20010;很有经验的老兵都慌了神,?#36758;?#36890;过各种方式收拢马匹。?#27426;?#32463;过了几个小时的寻找,仍然有几匹军马不见踪影,急得军马勤务班的班长满头是汗。

“咱们平常有?#29420;?#38590;,尼都塔生和他们连队总会第一时间出现,现在他们的马跑了,咱们也要主动去帮忙。”藏族牧民土多才仁看到后发动亲戚朋友,帮助寻找骑兵连的马匹。

在那段日子里,?#21051;?#26089;上7点半,土多才仁就骑着摩托车到连队门口等待,从不间断、不晚点,带着官兵满草原地寻找,一找就是一天,一连三天从未间断。在尼都塔生和战友们的努力下,加上土多才仁的帮助,官兵们终于找到了丢失的军马。

冬日的草原已经没有太多的牧草,军马也只能靠干草和饲料进行喂养。由于连队军马数量很多,加之军马的食量很大,每年采购的干草和饲料重达几百吨,需要官兵们从车上徒?#20013;兜讲?#24211;。由于任务很重,官兵们常常累得腰酸背痛,周边的牧民们非常?#24515;?#23612;都塔生和骑兵连官兵多年来的帮助和支持,一听说有草料需要?#21486;?#23478;家户户的牧民群众都抢着来帮忙,不到一天的时间,近百吨草料就整齐地码放进仓库。

玉树州委州政府看到骑兵连清理马厩时,用编织袋背着马粪往外运,打扫一次马?#29301;?#23569;说也得?#25104;?#30334;袋马粪,便为连队购置了一台农用三轮?#25285;?#36830;队驻地的藏族老阿妈们看到官兵们衣物上有了洞或者划烂了,都会主动帮官兵缝合,关系好得像一家人……

习近?#38454;?#20070;记?#24247;鰨?#35201;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像珍视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视民族团结。如今,玉树这片藏族人口占98.5%的土地,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群众安居乐业的景象。

                                                                                      (特约撰稿孙利波唐磊)

(转载自2019年2月1日《中国民族报》第01版:头版


魔术箱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