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索引號
  • 形式代碼
  • 發文時間
  • 信息順序號
  • 責任部門
  • 審核程序
  • 公開方式
  • 公開時限
  • 公開范圍

[政策解讀]國務院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若干意見

日期: 2011-03-31  來源:文化宣傳司   字號:[ ]

  

《國務院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若干意見》的起草背景

  2006年,胡錦濤同志明確要求國家民委“商有關部門制定政策措施,支持民族文化事業發展”。此后,賈慶林、李長春、劉云山、回良玉、劉延東等黨和國家領導同志多次聽取國家民委關于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情況的匯報,分別做出重要批示,并要求制定一個文件、召開一次會議、出臺優惠政策,促進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發展。

  根據黨中央、國務院領導同志重要批示精神,國家民委會同有關部門進行聯合調研,與文化部、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和國家文物局一起研究起草《國務院關于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若干意見》)和籌備全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會議。《若干意見》草稿形成后,先后征求了中央宣傳部、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等17個部門和單位,以及相關專家學者的意見。《若干意見》經過反復修改,最終形成了提請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的送審稿。2009年6月10日,《若干意見》經國務院第68次會議原則審議通過。2009年6月12日至13日,國務院在北京隆重召開了全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會議。《若干意見》經與會代表學習討論后,于7月5日由國務院正式下發。

  全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會議和《若干意見》是新中國成立60年來國務院關于少數民族文化工作的第一次會議和第一份文件。這是加強民族工作的重大舉措,對于進一步推動民族地區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進一步鞏固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民族關系,促進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都將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可以說,全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會議和《若干意見》是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起草《國務院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若干意見》的基本原則

  《國務院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若干意見》的起草,基于以下三個原則:

  (一)指導性與操作性相結合。指導性,就是作為新中國成立60年來國務院出臺的第一個關于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文件,對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全國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發展,要有較強的指導作用。操作性,就是要有優惠政策、資金項目、具體措施,便于各地區、各部門貫徹執行。考慮到國家文化建設有相對完整的政策法規體系和規劃部署,把各項政策措施納入國家文化建設的格局當中,與現有的文化工程、項目相銜接。

  (二)以解決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發展中的突出困難和特殊問題為立足點。我國文化建設方面存在的普遍性問題,在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表現得更為突出,解決起來難度更大。同時,民族地區文化工作存在的一些特殊困難,嚴重影響著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發展。如民族地區農牧民精神文化需要日益增長,而民族語言文字類精神文化產品供給不足;一些珍貴的少數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因為傳承人去世出現傳承危機;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等各種自然災害對少數民族文化遺產,尤其是人口較少民族的文化遺產造成嚴重破壞甚至毀滅性打擊等,必須依靠特殊的政策措施,給予特別的扶持,才能做到及時、有效的搶救和保護。

  (三)重點關注少數民族文化的內在弱勢和外部挑戰。長期以來,一些少數民族的文化形態處于自發封閉的原生狀態;一些少數民族的人口數量少,文化的規模和影響也小。規模小的文化,抵抗外力沖擊的能力就弱,流失和失傳的速度就快,通過市場機制發展自身的難度就大。因此,國家給予特殊的扶持,是非常必要的。另一方面,文化具有很強的意識形態屬性,西方敵對勢力一直把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作為突破口,加緊利用各種手段,進行思想文化滲透,對我文化安全和邊疆穩定構成嚴重威脅。因此,必須采取有力的政策措施,把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文化建設搞上去。這是關系國家長治久安和興旺發達,關系我國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的大事。

 

新中國成立以來少數民族文化工作取得的輝煌成就

  在黨和國家各項方針政策的指引下,在各級黨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各民族文化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取得了令人矚目的輝煌成就。

  (一)有利于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制度和政策體系已經建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民族一律平等,都有接受教育、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從事各類文化活動等權利……,國家根據少數民族的特點和需要,幫助民族地區加速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等內容。1984年,國家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進一步在法律上賦予民族自治地方各級政府在發展少數民族教育、民族語文、科學技術和保護民族文化資源等領域的自主權,保證少數民族群眾在本民族文化發展中的主體地位。至此,我國初步形成了尊重、保護和發展少數民族文化的基本法律制度。

  進入新世紀以來,為了應對民族地區的經濟、社會內外環境的變化,國家集中出臺了一批重要法規和文件,促進少數民族文化發展。200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民族工作,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決定》、《國務院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若干規定》、《扶持人口較少民族發展規劃(2005-2010年)》出臺。2006年,《國家“十一五”文化發展規劃綱要》出臺。2007年,《少數民族事業“十一五”規劃》、《關于進一步加強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若干意見》、《“十一五”全國鄉鎮綜合文化站建設規劃》、《興邊富民行動“十一五”規劃》、《關于進一步加大對少數民族文字出版事業扶持力度的通知》等多項涉及或針對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法規和措施陸續出臺。這些法規和政策加大了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發展的支持力度。

 

  (二)國家和地方各級政府的財政支持,加快了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發展

  根據民族地區地廣人稀、自然條件差、各民族生活習俗差異顯著的特點,國家在民族地區實行財政優惠政策。20世紀70年代以來,我國先后設立了“邊疆建設專項補助”、“邊境建設專項補助投資"、“邊疆建設事業補助費”、“支援不發達地區發展資金”、“邊境事業補助費”等財政支出項目,用以資助民族地區各項事業的發展。這些項目對于促進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發揮了重要的歷史作用。

  20世紀90年代分稅制改革以來,國家加大了對民族地區的轉移支付力度,通過一般性財政轉移支付、專項財政轉移支付、民族優惠政策財政轉移支付等方式,支持民族地區經濟、教育、衛生、社會保障等領域的發展。中央財政2000-2007年,向民族地區轉移支付從25.5億元增加到172.7億元,增加5.8倍,年均增長31.4%,(數據來源:中證網2008年5月14日“中央政府多項扶持政策助力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來源:新華網)www.cs.com.cn)有效地緩解了民族地區發展的資金短缺難題。

  地方各級財政的積極支持為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提供了根本保證。從2000年到2006年,我國民族自治地方的地方財政支出中,用于文教科衛的支出由289.8億元上升到848.36億元,分別占2000年民族自治地方財政支出的24.7%和2006年民族自治地方財政支出的22.7%。同期,我國民族自治地方人均文教科衛支出由172元上升到480元,增長了1.8倍,高于全國人均文教科衛支出的增長速度,人均支出總額與全國平均水平的差距進一步縮小,進入新的加快發展階段。(數據來源:《中國民族工作年鑒2001》,《中國民族工作年鑒》編輯委員會,423頁,475頁,北京,2001;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經濟發展司、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綜合司編:《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7》,334頁,426頁,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

 

  (三)我國已經初步建立起了支持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

  公共文化服務是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主要途徑。從新中國建立之初,我國就開始在少數民族地區建設各級群眾文化事業機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民族地區的文化建設經歷了從發展群眾文化事業到構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轉變。當前,我國民族自治地方已經初步建立了一個較為完整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少數民族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得到了不斷滿足。

  1. 基礎文化設施建設

  國家通過實施縣級圖書館、文化館、鄉鎮綜合文化站和村文化活動室建設、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送書下鄉、流動舞臺車工程、建農家書屋等重大文化工程,使民族地區文化基礎設施的條件明顯改善,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的服務質量不斷提高。根據“十一五”鄉鎮綜合文化站建設規劃,國家將投入22.11億元,在西部民族地區建設1.23萬個鄉鎮綜合文化站。到“十一五”末,要基本實現縣縣有文化館、圖書館、鄉鄉有綜合文化站的目標。截止到2007年,我國民族自治地方已經建成群眾文化事業單位7429個,比1979年增長1.89倍。其中文化館618個,文化站6715個,分別比1979年增加174個和4691個;圖書館數量達605個;文物保護管理機構467個,博物館212個,分別比1983年增加3.9倍和6.9倍。同年,民族區域自治地方有劇場和影劇院157個,表演藝術團體651個,其中少數民族歌舞團127個,均比改革開放之初有大幅增長。(數據來源:《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8》)

  全國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自2002年實施以來,中央財政累計投入已達18.06億元(“十一五”期間總投入將達24.76億元),地方累計投入超過10億元。目前數字資源量已達到73.91TB(1TB數據量相當于25萬冊電子圖書或926小時視頻節目)。截止到2008年底,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已在新疆、西藏等8個民族省區建設了34357個各級中心和基層服務點。針對少數民族地區的需求,還建立了少數民族語專題資源庫。其中維吾爾文、朝文、蒙文、藏文四種少數民族視頻節目1048部,584個多小時。少數民族文電子圖書共1250種,12.5萬冊。

  2003年啟動的“送書下鄉工程”,中央財政每年撥款2000萬元集中采購一批基層實用性強的圖書,送到農村貧困地區和少數民族地區基層文化單位。2006年和2007年,向內蒙、廣西、貴州、云南、青海、寧夏贈書134萬多冊,向新疆、西藏撥付購書款196萬元用于采購維文、藏文圖書。

  2005年起實施的流動舞臺車工程,向基層特別是民族地區配送流動舞臺車,方便文藝團體深入鄉鎮農村,開展政策宣傳、電影放映、文藝演出、圖片展覽等文化宣傳服務活動。2006年和2007年共為8個民族省份配送流動舞臺車143輛,價值4766萬元。

  2008年國家財政開始對中西部地區面積達標的鄉鎮文化站給予每站5—8萬元設備購置經費補助。2008年度落實補助資金2.59億元。其中為8個民族省區的1388個鄉鎮文化站配備了相應設備,共補助1.11億元。

 

  2. 廣播影視體系建設

  國家通過實施廣播電視村村通工程、農村電影放映工程,民族地區基本建成了功能較齊、語種較全、覆蓋面較廣的廣播影視體系,廣播、電視覆蓋率分別超過85%和90%。

  廣播電視“村村通工程”實施以來,在民族地區基本實現了行政村“村村通”廣播電視的目標。每個村至少能收聽收看到兩套電視節目和兩套廣播節目,一些地方甚至能收到十幾套電視節目,切實解決了7000多萬人口收聽收看廣播電視難的問題。“十一五”期間,國家將重點實施20戶以上通電自然村“盲村”的建設。2007年和2008年,國家財政已安排建設資金6.56億元,對八個民族省、區13.04萬個“盲村”建設予以補助。到2009年底,將提前一年完成“十一五”規劃提出的八個民族省、區25.56萬個“盲村”的建設任務。此外,2008年國家財政還對八個民族省、區廣播電視“村村通”工程運行維護經費給予補助3039萬元。

  “農村電影放映工程”實施以來,我國農村電影放映工作相對落后的狀況得到了根本改變,目前民族地區農村電影的放映覆蓋率已達到60%。有關部門正在為爭取實現民族地區一個月一個村放映一場電影的公益性目標而努力。

  少數民族語言影視劇(節)目的譯制工作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蓬勃發展。目前,國家在內蒙古、西藏、新疆等10個省、區各建立了1個少數民族語電影譯制中心,研發出電影譯制數字化新技術。僅2008年,國家用于補助廣播影視譯制經費就達1.3億。有關部門平均每年免費提供45部優秀影片版權用于少數民族語譯制,2005年至2008年以來累計提供電影199部;從2005起,有關部門發動全國的電視劇制作機構每年向西藏、新疆捐贈1000集電視劇版權用于少數民族語譯制播出,5年來累計捐贈電視劇211部5157集,有效地緩解了少數民族語影視劇片源短缺的問題。國家財政對少數民族題材電影創作給予了大力扶持,將其納入農村題材影片或重點影片的資助范圍。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西藏、新疆等九省區廣播電視少數民族語頻道頻率建設取得顯著成效。一些地區的少數民族語言廣播、電視形成了對外覆蓋能力,為我少數民族文化的境外傳播和“走出去”戰略的實施創造了有利條件。例如,云南人民廣播電臺恢復了越語播出,新疆電視臺哈薩克語衛視頻道實現了在哈薩克斯坦DTV電視臺有線網內正式播出,內蒙古電視臺的蒙古語衛視頻道覆蓋我國全境和亞太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并已在蒙古國和俄羅斯聯邦等國家部分地區落地入網。

  據統計:2007年,民族自治地方共有各類廣播電視機構462個,其中廣播電臺49個,電視臺65個,廣播電視臺348個,廣播綜合人口覆蓋率88.86%,比2000年提高了7.7個百分點,電視綜合人口覆蓋率92.80%,比2000提高了6.6個百分點。同年,民族自治地方用少數民族語言播出的廣播機構和電視機構各有137個和135個,分別比2000年增加35個和70個。(數據來源:《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8》)

 

  3. 少數民族文字出版事業

  新中國成立6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來,黨和國家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扶持少數民族新聞出版事業的發展。這些政策主要有:1996年出臺了免收民族文字圖書條碼費、書號使用不受限制、設立扶持民族圖書出版資金、對民族文字圖書報刊的出版在稅收方面實行“先征后返”的優惠政策;2000年,國家建立了全國少數民族優秀圖書出版基金。截至2007年,分四批資助出版項目共約256個;2007年10月12日,有關部門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大對少數民族文字出版事業的扶持力度的通知》,明確了少數民族文字出版事業為公益性文化事業,承擔少數民族文字出版任務的單位為公益性出版單位;自2007年起,國家財政設立民族文字出版專項資金,每年3000萬,以轉移支付的形式,對少數民族文字出版物的編輯出版、人才培養、設備更新和技術改造,以及 “走出去”項目等給予重點補貼;國家繼續實行對少數民族文字中小學教材出版發行的補貼政策,從而保證了各種民文教材的正常出版發行,滿足了少數民族地區中小學雙語教學的需要。

  通過60年的建設,我國已經建立起一個出版、印刷、發行功能完備整套,適應民族地區發展需要的出版體系。改革開放以前,全國民族出版社只有17家,現已發展到38家,分布在14個省區,涵蓋了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各個領域,基本保證了人數較多的少數民族聚居區都擁有出版本民族文字圖書的出版社。少數民族文字出版物的文種已由改革開放前的5種發展到現在的蒙古(兩種)、藏、維吾爾、哈薩克、朝鮮、彝、壯、錫伯、柯爾克孜、傣(2種)、景頗、傈僳、佤、拉祜、哈尼、苗(4種)、納西、載佤、布依、侗、滿等26種。其中全國性的《中國民族》雜志用漢文、蒙古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朝鮮文等5種文字出版發行,全國性的《民族畫報》雜志用漢文、蒙古文、藏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朝鮮文等6種文字出版發行,全國性的《民族文學》雜志用漢文、蒙古文、藏文、維吾爾文等四種文字出版發行。

  2007年,全國出版少數民族文字圖書5561種、印數達6444萬冊,比1978年的750種圖書、874萬冊印數,分別增長了6.41倍和6.37倍。2007年全國出版少數民族文字期刊192種、報紙82種,比1978年的35種期刊、11種報紙,分別增長了4.49倍和6.45倍。

  目前,各民族出版社從業人員人數為3000余人,其中編輯人員2400余人,具有中高級職稱的專業技術人員1500余人,其中包括10多位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

  以省、自治區省會城市為中心,以地、市、縣甚至鄉為縱深的民族圖書發行網絡已初步形成。據統計,內蒙古、廣西、西藏、寧夏、新疆等民族地區共有國有發行機構近400個,網點近5000家,從業人員達1萬多人。

  由于加大了資金投入,民族地區的印刷設備基本完成了更新換代和技術更新,印刷質量大大提高。從近年來民族出版物的評獎和展銷活動看,無論是內容還是裝幀質量都有明顯提高,與發達地區出版社的差距越來越小,反映出民族出版的綜合實力已上了一個新的臺階。在六屆中國民族圖書獎和國家圖書獎評選中,民族出版單位出版的圖書有300多種獲中國民族圖書獎,有15種獲國家圖書獎。不少精品圖書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如蒙、藏、維、哈、朝、彝、壯等民族文字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毛澤東選集》、《鄧小平文選》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蒙古族民俗百科全書》、《中華大藏經——丹珠爾》、《突厥語大辭典》、《維吾爾十二木卡姆》、《彝族文學史》等優秀民族出版物填補了空白。

 

  (四)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得到及時的搶救和保護

  60年來,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并有計劃地開展了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保護和搶救,取得了顯著成效。

  1. 少數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

  新中國成立60年來,國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組織專家學者和文化工作者有計劃地開展了少數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搶救保護工作。特別是2003年開始實施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程以來,許多瀕臨消亡的文化遺產得到了及時的搶救和保護,有效地維護了中華文化的多樣性。

  編輯出版《中國民族民間文藝集成志書》。擁有4.5億字、298部省卷(450冊)的《中國民族民間文藝集成志書》將于2009年10月全部出齊。它標志著開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歷時30年、凝聚了數十萬各族文化工作者的心血、全面反映我國各地區各民族戲曲、音樂、舞蹈、民間文學等10個領域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挖掘、搶救、整理、編輯出版工作已經全部完成。

  少數民族古籍保護取得階段性成果。我國第一部全國少數民族古籍解題書目套書《中國少數民族古籍總目提要》計劃在“十二五”期間全部出齊。全書共66卷、近100冊,將把我國各少數民族落之于筆墨、傳之于口頭的各種古籍文獻一一清點入冊,堪稱“盛世修典”之壯舉。目前,在國務院批準公布的兩批6870種《國家珍貴古籍名錄》中,少數民族珍貴古籍有14種文字共376種,占5.47%。

  少數民族民間文學搜集整理工作扎實開展。在我國少數民族中以口頭流傳形式存在的民間文學具有悠久的歷史。其中,鴻篇巨著、堪與荷馬史詩相媲美的三大英雄史詩《格薩爾》、《江格爾》、《瑪納斯》的搜集、整理、翻譯、出版和研究工作成績斐然。目前,《格薩爾》已正式出版了100多部藏文本,總印數達400萬冊,按藏族總人口計算平均每個成年人就有一本《格薩爾》。蒙古族的《江格爾》已經陸續出版了各種版本近10種。柯爾克孜族的《瑪納斯》長達21萬多行,共2000萬字,目前已經記錄并出版了居素普•瑪瑪依的柯爾克孜文演唱本共8部18冊、出版了艾什瑪特•曼拜特買買特的《賽麥臺依》演唱本。我國已經形成了一支由各民族文化工作者和專家學者組成的專門隊伍,研究成果引起了國際學術界的高度關注。隨著三大英雄史詩被翻譯成英、俄、法、德、日等多國文字,三大英雄史詩已經逐漸發展成為國際性學科。

  少數民族戲劇得到進一步發展。新中國成立前,少數民族戲劇大約有藏劇、白劇、傣劇、侗劇、布依劇和壯劇等六種。這些劇種基本處于自生自滅、無人扶持的狀態。現在,少數民族戲劇已經形成劇種繁榮、劇目豐富、人才濟濟的大好局面。不僅原有的劇種得到復蘇,而且還誕生了一批像維吾爾歌劇、苗劇、蒙古劇、彝劇、花兒劇和新城滿族戲等新劇種。目前,已經有20多個民族擁有了本民族的劇作家,改編和新創劇目大批涌現。在全國性文學藝術評獎中,《鐵血女真》、《藏王的使者》、《歌王》、《古蘭木汗》、《木卡姆先驅》、《滿都海斯琴》、《金色的黎明》等劇目榮獲“文華獎”;《鐵血女真》、《藏王的使者》、《蒙根阿依嘎》、《歌王》、《古蘭木罕》、《文成公主》、《滿都海斯琴》等劇目榮獲“五個一工程獎”。

 

  自2003年實施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程以來,國務院已經公布了兩批1028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其中,少數民族項目有367項,占35.7%。新疆維吾爾木卡姆藝術、蒙古族長調民歌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錄。文化部公布的三批1488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中,少數民族傳承人有393名,占26%,他們從2008年起享受中央財政每人每年8000元的傳習活動資助。2007年和2008年,文化主管部門在全國分別設立了4個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其中就有熱貢文化和羌族文化兩個少數民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

  國家實施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程,有力地推進了少數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整體性保護工作。

  2. 少數民族文物保護工作

  在全國文物保護工作中,少數民族文物以其數量之繁多、內容之豐富、歷史之久遠,價值之珍貴占有重要地位。在“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和“有效保護,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方針原則的指導下,一大批瀕臨損壞的珍貴文物得到及時搶救和保護,一批重點的少數民族文物得到了及時修復。到目前為止,民族自治地方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已達366處,西藏的布達拉宮和大昭寺、云南的麗江古城進入了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云南“三江并流”景觀、阿壩藏族自治州的九寨溝風景名勝區和黃龍風景名勝區進入了世界自然遺產名錄。通過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體系的建立,拉薩、大理、吐魯番、日喀則等一批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得到有效保護。

  國家從“十五”規劃時起開始實施重大文物保護工程,其中少數民族重大文物保護工程占有一定的比重。例如:列入國家重大文物保護工程的西藏三大重點文物布達拉宮、羅布林卡和薩迦寺維修保護工程已于2009年8月竣工。這項工程于2002年6月26日開工,總投資3.8億元,是西藏文物保護史上投資最多、規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技術要求最嚴的工程。在三大重點工程竣工的同時,西藏小昭寺、色拉寺、哲蚌寺、夏魯寺等國家九大重點文物保護工程正式開工,項目投資預計約5.3億元。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國家有關部門重點加強了藏羌民族文化遺產的保護,相繼啟動了理縣桃坪羌族碉樓與村寨搶救修復工程和馬爾康松崗直波雕樓搶救保護工程。與此同時,結合新疆坎兒井、青海塔爾寺等文物保護維修工程,有關部門舉辦了桃坪羌寨維修工程工匠培訓班、藏族傳統建筑維修技術工匠培訓班和新疆坎兒井保護維修培訓班,數百名具有一定傳統技藝的當地工匠參加了培訓,培養了一支以當地工匠為主的文物維修隊伍。

 

  (五)少數民族群眾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得到了有效的保障

  我國少數民族人口1.06億,占全國總人口的8.41%。少數民族語種多、文種多,55個少數民族中,53個民族有自己的語言,數量超過80種,使用人口6000多萬人;22個民族使用著28種文字,使用人口約3000多萬人。

  根據《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民族語言文字的自由”的相關規定,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在雙語教學、行政、立法和司法、新聞出版、文學藝術、廣播影視等領域得到了廣泛的使用,少數民族群眾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得到了保障。

  在雙語教學領域的使用。新中國成立60年來,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教學已取得了巨大成就,從根本上改變了過去那種落后的狀態,建立了符合我國語言文字實際的雙語教育體制和適應各民族語言環境與教育條件的雙語教學模式。

  在行政領域的使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及黨代會、政協會議為少數民族代表提供蒙古、藏、維吾爾、哈薩克、朝鮮、彝、壯等7種少數民族文字的文件譯本和這7種少數民族語言的同聲翻譯,選舉票和表決票同時使用漢文和這7種民族文字。通用少數民族語言的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的人民代表大會,少數民族代表也使用本民族語言發言或討論,大會通常為少數民族代表提供書面和口頭的翻譯。國家和地方重要的法律法規,通常有由中央和地方的民族語文翻譯機構翻譯的民族文字譯本。

  在立法和司法領域的使用。在立法領域,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刑事訴訟法、義務教育法等12部法律以及國務院及其職能部門的22項規章對在我國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的司法活動中使用民族語文都做出了相關規定,民族自治地方還制定了民族語文工作條例,共計有:自治區級3部,自治州級11部,自治縣級9部。通過這些法律法規的制定,有效地保護了少數民族公民在訴訟中使用自己的語言文字的權利。

  在廣播、電視、文藝領域的使用。目前,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地方廣播電臺每天用21種少數民族語言進行播音。內蒙、西藏、新疆、青海、廣西的省、區級電視臺分別播放蒙古語、藏語、維吾爾語、哈薩克語、壯語等少數民族語言節目,隨著這些電視臺的衛星電視節目的傳播,全國各地都可以收到這些民族語言播出的節目。其中,藏語電視節目實現了每天24小時滾動播出。民族地區地州級以下電視臺(站)也用蒙古、維吾爾、藏、壯、朝鮮、哈薩克、柯爾克孜、傣等10余種民族語言及方言播放一些電視節目。

  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廣泛使用于文學、歌曲、戲劇、曲藝創作和表演。比如:蒙古語、藏語、維吾爾語、哈薩克語、朝鮮語、彝語、傣語等廣泛使用于小說、詩歌、歌曲、戲劇、曲藝的創作和表演。壯語、布依語、白語、侗語、柯爾克孜語、錫伯語、瑤語、赫哲語、撒拉語等主要使用于戲劇、歌曲、曲藝的創作和表演。用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創作和表演文學藝術作品深受本民族群眾的歡迎,有著深厚而廣泛的群眾基礎。

  在信息化領域的使用。我國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信息化建設涉及規范化、標準化、信息處理及其在網絡環境中的應用。

  為了讓少數民族群眾共享信息化時代的成果,我國政府采取各種措施促進少數民族語言文字規范化、標準化和信息處理工作的健康發展。目前,已制定了蒙古文、藏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柯爾克孜文)、朝鮮文、彝文和傣文編碼字符集、鍵盤、字模等國家標準;在國際標準的最新版本中,在基本多文種平面中正式收入了我國提交的蒙、藏、維(哈、柯)、彝、傣文編碼字符集;有些軟件已經可以在Windows系統上運行;已開發出幾種電子出版系統、辦公自動化系統;各類數據庫不斷問世;一些少數民族文種的網站或網頁初步建成,少數民族用戶在網上免費下載部分系統軟件和應用軟件即可瀏覽藏文、朝鮮文、蒙古文網頁,甚至網上聊天也可以使用民族文字;少數民族語音及文字識別、機器輔助翻譯等也有了一定的成果。

  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信息化建設無論是基礎研究還是應用研究,都取得了顯著的成績。一些研發項目還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研發隊伍也在不斷壯大。

 

  (六)舉辦全國性少數民族文化活動,大力弘揚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

  定期舉辦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和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每五年舉辦一屆,截止到2009年已經舉辦過三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每四年舉辦一屆,截至到2009年,共舉辦過八屆。定期舉辦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和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充分體現了黨和國家對民族工作的高度重視,對繼承、保護、弘揚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大力支持。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和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已經成為我國文化知名品牌活動之一,在國內外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設立政府獎,鼓勵多出人才、多出作品。全國少數民族文學“駿馬獎”每三年舉辦一屆,截止到2008年,已經舉辦過九屆,共有696部作品獲獎,36人榮獲翻譯獎。經過國家的大力扶持和培養,目前已經實現了55個少數民族都有作家獲獎的目標。中國作家協會中的少數民族會員已有600多人,占全體會員的11.1%,在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作家協會中的少數民族會員已超過5000人。

  在每一屆“五個一工程獎”、“文華獎”、“群星獎”、中國電影“華表獎”、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和“中國廣播電視節目獎”等各項政府獎的評選中,都有一定比例的少數民族題材文藝作品和少數民族文藝工作者榮獲大獎。《蒼原》、《云南映象》、《文成公主》、《八桂大歌》、《媽勒訪天邊》等5部作品已入選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

 

  (七)少數民族特色文化旅游業進入快速發展期

  正在崛起的少數民族文化旅游產業是新時期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新動力。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國內旅游市場迅速興起。既有壯麗的自然景觀,又有豐富多樣民族文化風情的民族地區逐漸成為國內外游客重要的旅游目的地。進入新世紀,我國民族自治地方具有少數民族地域特色的文化旅游產業快速增長,正在成長為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從2000年到2006年,我國民族自治地方國際游客總量年均增長9.5%,國內游客總量年均增長16.3%,國際和國內旅游收入年均增長速度分別高達13.1%和24.8%。2006年,我國民族自治地方國內外旅游總收入達1482億元,人均838元。(數據來源:《中國民族工作年鑒2001》,第571頁,《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7》,第510頁。)一些少數民族文化大省(如云南、四川)的文化旅游業異軍突起,在推動發展方式轉型、經濟結構轉變上開始扮演主角。

  文化旅游業是產業關聯度高、勞動密集的環境友好型產業。它為民族地區克服生態脆弱、環境容量較小、工業基礎薄弱等不利因素,創新發展模式,實現發展經濟與保護環境相協調提供了新的選擇。同時,它也為民族地區通過內容創新、表現形式創新、技術與服務創新等手段推動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提供了機遇。快速發展的少數民族特色文化旅游產業正在成為越來越多的民族地區實現經濟、文化、社會協調發展的新引擎。

 

  (八)少數民族文化對外交流邁出新步伐,國家影響力不斷提升

  隨著我國對外文化交流工作的不斷加強,少數民族文化走出國門,活躍在國際舞臺上,展示出獨特的魅力,有力地促進了中華文化的傳播和國家軟實力建設。積極開辟少數民族文化藝術團體對外交流渠道,豐富交流內容和形式,成為我國對外文化交流的一大亮點。目前,從中央到地方已有100多個少數民族藝術團體走向世界,少數民族藝術團組出國訪問約占全部出國演出團組的30%~40%。在中法文化年、中俄國家年、中華文化非洲行以及北京奧運會等重大活動中,少數民族文化藝術綻放光彩,產生了良好反響。

少數民族文化工作60年來積累的寶貴經驗

  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是我國文化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民族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60年的實踐,深化了我們對少數民族文化工作規律性的認識,也積累了一些寶貴經驗。

  一是必須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弘揚主旋律、尊重差異性、提倡多樣化,推動各民族文化相互交流、相互學習、相互促進、和諧發展。

  二是必須堅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把握規律性,保持民族性,體現時代性,推動少數民族文化改革創新,不斷增強少數民族文化的生機和活力,解放和發展文化生產力。

  三是必須堅持以人為本,尊重少數民族群眾的主體地位和首創精神,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生產更多反映各民族生產生活、群眾喜聞樂見的優秀精神文化產品,增強少數民族文化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四是必須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倡導一切有利于祖國統一、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的思想和文化,弘揚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偉大民族精神,發展先進文化,支持健康有益文化,改造落后文化,抵制腐朽文化。

  五是必須堅持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優先發展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文化事業,保障少數民族群眾基本文化權益,讓各族群眾共享文化改革發展成果。

  六是必須堅持從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分類指導,采取特殊的優惠政策措施,支持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發展。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引導社會力量參與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發展,促進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協調可持續發展。

 

在經濟全球化和文化多樣化的背景下我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面臨的嚴峻挑戰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以新的文化發展理念分析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現狀,我們看到,半個多世紀以來,少數民族文化建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相比較而言,民族地區的經濟、教育、科技發展水平還顯得非常滯后,民族文化資源的流失還在制約著文化產業的發展,民族地區文化體制機制以及政策和理論創新的不足,還從各個方面束縛、阻礙著少數民族人民群眾文化權利的實現和少數民族文化生產力的解放。應當承認,少數民族文化發展還是我國經濟、社會、文化總體發展格局中的一塊短板,影響了我國文化軟實力的提高和綜合國力的提升。

  (一)民族地區經濟發展滯后,從根本上制約了少數民族文化的發展。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是少數民族發展的物質基礎。由于經濟基礎、區位條件、人口素質等各種因素的影響,民族地區一直是我國經濟發展相對滯后的地區。改革開放以來,民族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有了很大進步,但與全國平均水平相比仍有顯著的差距,甚至低于西部地區的平均水平。

  2006年,全國民族自治地方人口占全國總量的13.45%,但地區生產總值只占全國總量的8.8%,人均GDP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2/3,財政收入只有全國總量的3.3%。(數據來源: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08》(國家統計局編,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2008)第37頁以及《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7》,342頁、346頁相關數據計算得出。)從城鄉居民收入情況來看,2006年,全國民族自治地方農村居民家庭人均純收入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70.2%、西部地區平均水平的68%;城鎮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79.1%、西部地區平均水平的95.6%。受收入水平制約,全國民族自治地方城鄉居民文化教育娛樂服務消費支出水平不但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也低于西部平均水平。2006年,我國民族自治地方城鎮居民人均文化教育娛樂服務消費支出847.7元,是全國平均水平的70.4%、西部平均水平的83%、東部平均水平的53.1%; 農村居民家庭人均文化教育娛樂服務消費支出195.1元,是全國平均水平的63.9%、西部平均水平的94.4%、東部平均水平的45.3%。(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07》(國家統計局編,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2007)第320頁、第322頁、第345—346頁以及《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7》第421頁相關數據計算得出。)文化消費水平相對較低已經成為制約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重要阻力。

  同時,經濟發展滯后也使民族地區教育、科學事業長期處于投入不足的狀態,制約了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從教育經費投入水平來看,2006年全國民族自治地方的教育經費支出僅占全國教育經費支出的7.7%;人均教育經費427元,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7%。從科研投入來看,2006年,8個民族省區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總量占全國的2.9%,占本地GDP的比例平均只有0.44%,不及全國平均水平的1/3。(國家統計局網站。)

 

  (二)民族地區教育與科技發展水平落后,導致民族文化活力和競爭力不足。教育水平和科技發展水平是少數民族文化創新與發展的基礎條件,不僅關系到少數民族人口整體素養的提升,更關系到少數民族文化活力的保持和競爭力的提升。一方面,只有人口的文化素養整體上得到提升,人們的文化消費與創造才會更加自覺,少數民族文化才會獲得更多的活力。另一方面,只有充分利用現代科學技術手段進行創新與傳播,少數民族文化才能在全球化競爭中保持其競爭力。

  我國民族地區教育與科技發展水平處于全國落后地位。從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階段入學情況看,2006年,全國民族自治地方每10萬人口中中學階段和大學階段在校學生人數分別為7041人和639人,分別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89%和35%。(數據來源: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07》、《中國統計年鑒2008》和《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7》中相關數據計算得出。)從成人文盲率來看,根據2000年第5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全國55個少數民族中,有20個民族文盲率高達20%以上,有6個民族的文盲率高達40%以上。近年來,隨著民族地區教育投資的持續增加以及免費義務教育的全面實施,少數民族人口中文盲所占比例有所下降,但文盲比例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的狀況并沒有顯著改變。2007年全國15歲及15歲以上的人口中,文盲比例下降到8.4%,但8個民族省、區中有5個地區的文盲比例高于這于這一水平,其中西藏地區的比例高達36.8%。(數據來源:《中國統計年鑒2008》,第120頁。)

  從科技發展水平來看,民族地區也處于全國落后地位。根據國家統計局進行的區域科技進步監測結果,2007年8個民族省區綜合科學技術進步指數為35.82%,比全國平均水平低近15個百分點,在31個省、市、自治區中排在20-31名之間。而排名最低的西藏自治區,綜合科學技術進步指數僅為22.17%,與水平最高的上海相差57個百分點,全面落后于全國平均水平。(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編《中國科技統計資料匯編2008》。該檢測體系由32項指標組成,其中包括每萬人中專業技術人員人數、每萬人中大專以上學歷人數、每萬人中R&D科學家和工程師人數、R&D投入占GDP比例、每萬R&D活動人員發表科技論文數、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比例等。)顯然,教育與科技發展滯后已經成為制約我國少數民族文化保持活力和提升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三)民族地區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滯后,還不能很好地滿足少數民族群眾文化需求。

  一是公共文化服務機構數量短缺,設施嚴重不足,遠遠不能滿足少數民族群眾的基本文化需求。這一點在基層公共文化服務建設中尤為突出。2006年,全國民族自治地方有7796個鄉鎮,但文化站只有6710個,尚有1000多個鄉鎮沒有文化站。(數據來源:《中國民族統計年鑒2007》,第561頁。)民族地區人口居住相對分散,多數鄉村與城鎮距離較遠,而除文化站(室)以外的各類文化事業機構主要在縣級以上城鎮設立,許多鄉村群眾實際上無法享受基本的文化服務,看書難、看報難的現象普遍存在。2006年民族地區的廣播、電視綜合覆蓋率依然比全國平均水平低6.8和3.9個百分點,還有相當一部分農村存在聽廣播、看電視難的問題,能夠收看的電視頻道依然較少,與城市地區有線電視在頻道數量上差距很大。

  二是公共文化服務機構人才缺乏,功能萎縮,生存困難。由于經濟發展滯后,財政投入短缺等原因,民族地區的不少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生存困難,功能萎縮,有相當一部分因缺乏經費不能正常開展服務。能夠開展業務的機構,其服務數量和質量也無法滿足少數民族群眾的文化需求。同時,從事文化管理、創作、表演、研究等公共文化服務的人才年齡老化、專業人才斷層現象突出,廣大農村地區的文化站(室)的專業管理、服務人才尤其缺乏。

  三是公共文化服務內容難以滿足少數民族群眾的特殊需求,民族語言文字產品供給嚴重不足。我國有二十多種少數民族文字,八十余種少數民族語言,目前全國仍有6000多萬少數民族不同程度地使用本民族的語言,其中3000多萬人仍在使用本民族文字,少數民族語言廣播、電視節目的播出和制作以及少數民族語文報刊、圖書、音像制品還有很大需求。2006年我國民族自治地方使用民族語言的電視播出機構和廣播機構分別有120個和126個,這些機構在電視節目和廣播節目制作、播出中使用的少數民族語言分別有10種和14種,所用少數民族語言主要有蒙古語、藏語、維吾爾語、朝鮮語、彝語、壯語、哈薩克語、傣語等。無論是少數民族語言廣播電視節目的播出時間、數量還是語言種類,都遠遠不能滿足少數民族群眾的實際需求。在少數民族語言報刊、圖書和音像制品的出版方面,目前每年出版的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出版物所使用的文種有十余種,出版總量與少數民族群眾的實際需求仍有一定的差距。

  四是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面臨國際挑戰,文化安全問題凸顯。我國使用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人口大多居住在邊疆地區,跨境民族多達三十多個。在改革開放的大形勢下,國家間經濟、社會、文化交往日益擴大,邊境地區的文化產品和服務貿易增速更快。如何更加積極、主動地處理好跨境民族的公共文化服務問題,維護國家文化安全,將是我國少數民族文化領域長期面臨的重大挑戰之一。

  (四)民族、民間文化資源流失加劇,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面臨嚴峻挑戰。包括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內的民族、民間文化資源是少數民族文化傳承發展的根本,也是我國民族文化多樣性的基礎。保護與傳承民族、民間文化資源是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核心問題之一。它既關系到少數民族文化健康、可持續發展,也關系到少數民族文化現代化轉型過程中少數民族群眾文化生活的愉悅感和幸福感的提升。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民族地區現代化進程加快,社會結構和文化生活的經濟、社會、政治基礎發生了巨大改變。在民族地區自然資源開發過程中,一些世居的少數民族失去了傳統文化生活方式賴以傳承的自然環境。改革開放以來,市場因素和廣播、電視、電影、互聯網等現代傳媒對民族地區的影響不斷加深,各種流行文化、都市文化進入民族地區,少數民族傳統的文化生活結構和文化環境再度發生巨大變化,少數民族文化資源不斷流失,許多重要的少數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后繼乏人,面臨失傳。在民族地區經濟、社會加快發展的過程中,一些急功近利的開發手段也加劇了少數民族文化資源的破壞與流失。

  民族、民間文化資源的快速流失,直接威脅著我國民族文化多樣性的基礎,影響著少數民族群眾文化生活幸福感的提升,對少數民族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帶來嚴峻挑戰。

  (五)民族地區文化發展體制轉型滯后,從體制層面制約了少數民族文化發展與繁榮。體制機制改革是推動少數民族文化加快發展的根本動力。我國文化體制改革滯后于經濟體制改革,民族地區的文化體制改革滯后于全國文化體制改革進程,還沒有對既符合市場經濟一般規律,又合乎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特殊規律的文化體制機制進行系統研究和實驗,還沒有摸索出一套特別適合民族地區的文化管理體制。

 

為促進少數民族文化事業又好又快發展應采取的積極對策

  剛剛過去的2008年,結束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一個30年,開始了歷史性的轉折。我國已經躍上人均GDP3000美元的發展新臺階,今后的5-10年將是一個發展方式全面轉型、市場經濟社會全面建立的重要時期,也是全球化格局全面重組的關鍵時期。面對新一輪全球化的迅猛發展態勢,我國少數民族文化建設雖然面臨種種嚴峻挑戰,但無疑將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期。我們應該站在時代的高起點上,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全面提升少數民族文化建設在國家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戰略地位,創新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機制和發展思路,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創造有利的經濟環境、制度環境、政策環境以及教育和科技基礎,推動少數民族文化大發展。

  (一)從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高度,重新認識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在國家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戰略地位。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發展少數民族文化,首先必須解決的問題是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戰略定位。改革開放30年來國民經濟持續快速的增長,已經將我國的現代化進程越來越緊密地與全球化進程聯系在一起。世紀之交,最引人注目的全球化新趨勢就是,文化軟實力正在成為綜合國力競爭的關鍵性因素。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關鍵之一就是發展少數民族文化。我們必須順應新一輪全球化的發展趨勢,以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為核心,全面整合國家經濟、政治、文化資源;以經營國家文化軟實力戰略為基礎,全面組織和運用國家綜合戰略能力。只有這樣,才能在全球范圍內拓展和維護國家利益,成功實現中華民族和平發展和偉大復興。

  同時,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狀況的好壞,還關系到我國一億多少數民族人民群眾基本文化權利的落實,關系到民族地區的社會和諧與進步,更關系到我國經濟、社會的和諧發展與全面小康社會的實現。少數民族文化的繁榮發展必將提高少數民族群眾的幸福感,也必將進一步鞏固各族人民群眾的國家認同意識。

  (二)加大對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支持力度,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創造有利的經濟基礎。

  首先,要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創造有利的經濟環境,以解決由于經濟發展水平滯后而長期制約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問題。外部支持是改善民族地區文化發展的經濟環境的重要因素,加大財政轉移支付力度就是主要手段之一。近年來,我國經濟發展速度較快,經濟、社會發展各種不平衡問題也凸顯出來,少數民族經濟社會發展滯后就是其中最突出的問題。但是與此同時,由于財政增收甚至快于經濟增長速度,極大地加強了中央財政對民族地區轉移支付的能力,也為解決民族地區發展滯后問題提供了條件。應針對民族地區文化建設欠賬較多、地方公共財政能力嚴重不足的現實,將中央本級財政的轉移支付作為提高民族地區公共財政能力的戰略手段,增大轉移支付規模,為民族地區各項文化事業的加快發展提供直接的財政支持。爭取在較短的時間內實現少數民族自治地方文化建設的跨越式發展。同時建議,在現有規模基礎上,進一步加大東部經濟較發達省、市對民族地區經濟與文化建設的幫扶力度,推進幫扶省區與受幫扶民族地區之間經濟與文化發展戰略協作關系,推動民族地區經濟與文化更快、更好地發展。

  其次,要進一步推進民族地區文化經濟政策創新,以培植內生發展動力。最重要的是必須尊重和落實少數民族群眾在本地區自然資源和民族文化遺產開發過程中享有的合法權益,改進、完善民族地區自然資源和民族文化遺產開發中的利益分配機制,切實保證自然資源和少數民族文化資源開發中,當地少數民族群眾能夠分享到合理收益。在此基礎上,還要強化民族地區在金融、稅收、工商等方面的特殊優惠政策,提高勞動就業培訓、產業指導服務的水平,為民族地區文化經濟發展提供更為寬松的政策環境和更強有力的支撐系統。

 

  (三)推動民族地區發展模式轉型,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創造有利的發展環境。

  首先,要改變目前的發展模式。在全面建設更高質量的小康社會的背景下,推動民族地區的發展,必須重新認識民族地區經濟、社會、文化發展的特殊規律,重估少數民族自治地方的資源優勢。要改變長期以來只注重經濟資源而忽視少數民族文化資源與自然環境資源的資源觀以及只重視經濟發展而忽視社會、文化發展的片面發展模式。要大力提升民族自治地方文化建設在現代化建設總體格局中的地位,將文化建設置于民族自治地方可持續發展戰略的核心。我們應該圍繞文化建設這個核心因素,實現城鄉發展、區域發展、經濟社會發展、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國內發展和對外開放的多方面統籌,全面開創民族地區發展繁榮的新局面。

  其次,要將文化建設置于民族地區可持續發展的核心位置,就必須將文化產業放在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中更加突出的位置,使之在民族地區整體現代化進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文化產業是當代文化發展的重要動力,而且是當代社會有支柱地位的新興產業部門,世界各國無不以發展文化產業來獲取綜合國力競爭的新優勢。相比較而言,我國民族地區雖然擁有自然和人文資源多樣性的雙重優勢,具備了參與新一輪全球化競爭的天然優勢,但是卻遠沒有在產業化方面起到應有的作用。我們應該總結近年來少數民族文化產業發展的經驗和教訓,在普查少數民族文化資源的基礎上制定少數民族文化產業發展的中長期規劃,并選擇一批發展較好的民族地區作為現代服務經濟的模范區域進行試點,取得經驗加以推廣。

  (四)加快發展民族地區的教育、科技事業,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提供人力資源基礎和戰略支撐平臺。教育、科技事業落后是民族地區文化建設難以提速的關鍵原因,因此,加快發展民族地區教育、科技事業是促進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重要任務之一。

  要全面提升民族地區常規意義上的義務教育水平。一是進一步加大對民族地區義務教育的投資規模。要根據不同民族的生產、生活方式和地域分布特點,盡快完善具有民族地域特色的義務教育基礎設施,為民族地區義務教育發展提供基本的物質和設施條件。二是加強民族地區義務教育階段師資培養,提升、鞏固義務教育階段的入學率,提高民族地區義務教育的水平。

  要在民族地區加快建立包括義務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在內的國民教育和終身教育體系,整體改善民族地區的教育發展水平,推動民族教育事業跨越式發展。

  要進一步完善少數民族雙語教育體系(少數民族母語與漢語),要從課程設置、不同教育階段的銜接、師資配備、教材編寫等方面加強少數民族雙語教育體系的建設。

  最后,科學技術是民族地區實現協調發展和跨越式發展的助推器。從民族地區科技發展現狀和促進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角度出發,當前民族地區應該主要選擇與少數民族文化產業發展和產業結構轉型密切相關的電子技術、信息技術、現代傳媒技術等科技領域,作為人才培養和產業開發的突破領域,進行重點投資。

  (五)加強民族地區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切實改善少數民族群眾的文化消費環境和文化娛樂生活品質。

  我國文化建設的經驗是,越是經濟、社會發展較為滯后的地區,越是要依賴于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基礎性的作用。我國民族地區長期以來經濟、社會發展滯后,人民群眾文化消費能力極為有限,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滿足基本文化消費,與發達地區很不相同,對此我們要有充分認識。

  在當前形勢下,促進民族地區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首要問題在于加大投入力度,建立全面覆蓋民族地區廣大農村的文化站、文化室、廣播電視接收設施、網絡通信基礎設施等公共文化服務設施,解決民族地區農村群眾看書報難、看電影電視難、收聽廣播難、上網難等問題。在投入來源方面,要以國家專項轉移支付、地方政府公共財政投入、社會力量廣泛參與公共文化服務提供等方式,多方籌措。在公共文化投資決策方面,要切實落實少數民族群眾充分表達意見和參與決策的權利,使公共文化投入真正貼近少數民族群眾的實際需求。

  突出民族特色應該成為民族地區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關注重點。我們要將民族地區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過程變成少數民族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傳播的過程。民族地區公共文化產品和服務要充分體現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和風俗,要高度重視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在圖書、報刊、電影、電視等文化產品和服務中的使用。在推動現代廣播、電視、網絡、出版等傳媒體系建設,加快推動民族地區現代傳媒覆蓋率的同時,還要不斷增加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傳媒產品和少數民族題材文化產品的生產,切實改善少數民族群眾的文化消費環境和文化娛樂生活品質。

  (六)加快民族地區文化體制、機制創新,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提供新的動力。我國還將長期處在發展和轉型時期,體制機制和政策創新仍是文化發展的基本動力,加快體制轉型步伐仍將是民族地區文化建設的重要任務。

  在民族地區推動文化體制機制創新是一項復雜而艱巨的工作,必須積極審慎進行。首先要將文化體制改革試點的成功經驗應用和落實于民族地區文化體制改革工作。要按照“區別對待、分類指導、循序漸進、逐步推開”的原則,抓住“重塑文化市場主體”、“完善市場體系”、“改善宏觀管理”、“轉變政府職能”等關鍵環節,全面推進民族地區文化體制改革。其次,要根據民族地區的特殊性實施進一步的機制創新,以便全面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賦予民族自治地方和少數民族在文化發展方面的各項權利,從體制上切實保障少數民族群眾的文化權益。特別需要關注的是,應該保障少數民族群眾對于可能對本地區文化發展產生重大影響的大型建設項目的決策參與權和監督權。再次,要圍繞全球化語境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新趨勢和市場化條件下少數民族群眾文化權益表達與維護的新需求,大力推動少數民族文化領域的立法工作,為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提供新的政策動力。

 

  (七)加強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理論創新,開辟少數民族文化發展事業的新視野。理論創新是我國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發展繁榮的總開關,更是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總樞紐。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們應該研究新問題,創新理論,拓展視野。

  一是針對重大問題開展研究。黨的“十七大”報告指出,在新的時期,人民精神文化需求日趨旺盛,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變性、差異性明顯增強,這對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提出了更高要求。民族地區更是如此。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我國社會正在出現一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各民族共同繁榮、共同發展的時期。少數民族群眾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知識分子人才越來越多,民主參與意識愈來愈強,文化分享和文化認同意識越來越明確,各民族之間交流、遷移愈來愈頻繁廣泛。今后10-20年將是我國城市化速度進一步提升的重要時期,少數民族人民群眾參與并直接推動城市化的速度與規模都將超過以往任何時期。多民族聚居的格局將越來越普遍,城市中少數民族的比重將越來越重。這些重大變化將對少數民族文化工作帶來哪些挑戰?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如何推動少數民族文化的傳承與保護?怎樣進行政策創新?對這些重大問題開展及時、深入的研究無疑將為我國民族文化工作和少數民族文化發展事業帶來戰略意義上的主動。

  二是強化基礎理論研究。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正在面臨全球化和市場化的雙重挑戰,處在一個全新的歷史方位。對此,應該積極開展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問題的多學科綜合研究,揭示新的歷史方位下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特殊規律和內在要求,為少數民族文化政策創新提供理論基礎。

  三是推進政策創新研究。當前,政策創新研究應該積極關注各類國際經驗,爭取在吸收國外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經驗方面取得突破,為我國少數民族文化政策創新提供新視野。

  四是開展戰略規劃研究。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研究中戰略性研究還比較缺乏,成熟和有價值的研究成果更少,這與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全面在建構和諧社會和提升國家軟實力中的重要地位極不相應。要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制定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的中長期戰略目標以及實現這一戰略目標的戰略路徑和戰略規劃,為我國少數民族文化發展領域的重大戰略部署提供有力的決策依據。

 

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的若干意見》的具體措施和要求

  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是一項長期而重大的戰略任務,是一個宏大而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國務院領導要求國務院各主管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要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全局出發,切實抓好《若干意見》的貫徹落實。具體措施和要求如下:

  (一)堅持統籌兼顧,全面落實《若干意見》

  一要統籌推進全國文化建設和少數民族文化發展。要把促進少數民族文化發展擺在重要位置,把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納入繁榮發展中華文化、提高中華文化軟實力和國際競爭力的總體部署。統籌全國文化發展,必須對少數民族文化發展給予更多的支持。要在財政投入、項目安排、人才隊伍建設等方面進一步加大對少數民族的扶持。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公共文化基礎設施建設和國家實施重大文化工程,要向少數民族傾斜;對少數民族發展廣播影視、新聞出版事業,要進行特殊的支持;對少數民族發展文化產業和對外文化交流,要給予更多的幫助。各級領導和綜合部門,要站在全局的高度,關心、重視、支持民族地區的發展,特別是民族地區的文化發展。

  二要統籌推進民族地區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文化發展需要經濟發展作為基礎和保障,經濟發展也需要文化發展提供精神動力和智力支持。近些年來,黨和國家采取了一些特殊的政策措施,扶持民族地區經濟社會加快發展,文化建設也有所加強。但總體上看,民族地區經濟發展仍相對滯后,文化發展更為薄弱,因此,必須把支持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和文化發展統籌考慮。因此,在進一步加快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同時,要重視和加強民族地區的文化建設,使文化建設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為各族群眾提供更多更好的文化產品,豐富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協調推進民族地區的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

  三要統籌推進公益性文化事業和經營性文化產業。公益性文化事業和經營性文化產業,是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的兩個重要方面,必須堅持兩手抓、兩手硬。在文化事業方面,重點是加強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特別是城鄉基層文化設施建設,促進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在文化產業方面,要培育一批民族特色鮮明、市場效益良好的文化產品。文化產業的發展,不僅是文化發展的重要形式,也是經濟發展的重要領域。民族地區文化資源豐富,具有發展文化產業的獨特優勢。必須按照中央關于文化體制改革的總體部署,加快推進經營性文化單位轉企改制,培育骨干文化企業,打造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品牌,推動文化產業和地方經濟發展。需要強調的是,面向民族群眾的新聞出版、廣播影視等文化產品,市場規模小,生產成本高,不能簡單地推向市場,應該由政府扶持的也得必須扶持到位。總之,要充分發揮好政府和市場兩個方面的作用,把發展公益性文化事業作為保障各族人民基本文化權益的主要途徑,又要促進少數民族文化產業加快發展,不斷滿足各族群眾不斷增長的多方面的文化需求。

  四要統籌少數民族文化保護繼承和創新發展。繼承、創新和發展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必由之路。繼承是前提,創新是手段,發展是目的。對少數民族傳統文化,首先要加強保護,尤其要加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古籍的整理,保護好我國文化的多樣性、豐富性,在基礎上創新和發展。要懷著禮敬的態度,堅持古為今用,對豐厚的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發揚光大。同時也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吸收其他民族以及人類一切有益的文明成果,大力推動少數民族文化創新和發展。要增強當代中國少數民族文化的時代特色和實踐特色。尤其是要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與少數民族群眾喜聞樂見的文化形式有機結合起來,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與各民族豐富多樣的生活實際有機結合起來,將現代科技手段與民族文化特色有機結合起來,推動少數民族文化推陳出新、與時俱進。

  五要統籌推進少數民族文化市場建設和管理。我國2.2萬多公里陸地邊界線,有1.8萬多公里在民族地區;全國135個邊境縣,有108個在民族地區;我國55個少數民族,有30多個與國外歷史上同一民族毗鄰而居。目前,境外敵對勢力正在加緊對我邊疆民族地區進行文化滲透,維護國家文化安全的任務十分繁重。我們要堅持“一手抓繁榮,一手抓管理”的方針,既要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健全文化市場,滿足各民族群眾的文化需求,又要加強市場管理,堅決抵御外來有害思想和文化滲透,切實維護邊疆民族地區的文化安全和社會穩定。

 

  (二)貫徹落實《若干意見》的具體要求

  一是深入學習領會、加大宣傳力度。要大力推動各地區各部門,特別是各級民族和文化工作部門,原原本本傳達全國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會議精神和《若干意見》,認真學習,準確把握,切實把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戰線的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關于少數民族文化工作的部署和要求上來,把智慧和力量凝聚到《若干意見》提出的目標和任務上來。同時,組織好有份量、有深度、有影響的報道,大力宣傳會議精神和《若干意見》,努力營造全社會關心支持少數民族文化工作的良好氛圍。

  二是制定實施方案、抓好貫徹落實。要按照會議精神的要求和《若干意見》的規定,結合黨和國家的民族政策和文化政策,盡快研究制定實施《若干意見》的總體方案。首先是中央相關部門,要根據會議的要求和國務院文件的精神,出臺一些更具體的實施意見和措施,不能只是停留在原則要求和一般號召上。同時,進一步督促各地區抓緊制定和執行具體實施方案,出臺相關配套政策,特別要在細化政策、強化措施上下功夫,在攻克突出困難、解決特殊問題上下功夫,在多出真招實策、多辦實事好事上下功夫,加強對《若干意見》貫徹執行情況的督促檢查,努力推動黨和國家少數民族文化政策真正落到實處。

  三是堅持團結協作、形成強大合力。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化事業,是一項長期而重大的戰略任務,是一個宏大而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既需要全國民委系統和文化系統上下連動、團結協作,又需要加強與各地區各部門的溝通協調、爭取支持。我們將按照會議精神和文件精神的要求,大力推動形成黨委統一領導、政府統籌協調、業務部門主管、有關部門密切配合、社會各界廣泛參與的少數民族文化工作格局,形成各方面齊心協力、統籌發展、共同推進的強大合力,認真譜寫新時期少數民族文化事業發展的新篇章,努力開創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新局面。

 

魔术箱电子游戏
雅休配资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北方麻将的玩法规则 pk10计划网 今日股票推荐排名 超级大透乐中奖号码是多少 澳客足球彩票比分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 球探体育比分iphone版不能下载 竞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皇冠比分皇冠即时比分 安徽11选五5开奖 竞彩足球比分 结果 开奖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下载 球探比分app下载不了 pk10技巧群